国产超碰人人做人人爽WWW

<sub id="vlfxt"><font id="vlfxt"><menuitem id="vlfxt"></menuitem></font></sub>
<form id="vlfxt"></form>
    <form id="vlfxt"><th id="vlfxt"><listing id="vlfxt"></listing></th></form>
        <form id="vlfxt"><nobr id="vlfxt"><nobr id="vlfxt"></nobr></nobr></form>

        <nobr id="vlfxt"></nobr>

        <thead id="vlfxt"><dfn id="vlfxt"></dfn></thead><sub id="vlfxt"><delect id="vlfxt"><cite id="vlfxt"></cite></delect></sub>

        <font id="vlfxt"><form id="vlfxt"><listing id="vlfxt"></listing></form></font>

        <menuitem id="vlfxt"><listing id="vlfxt"><font id="vlfxt"></font></listing></menuitem>
        數字戰疫中的新機遇
        發布時間:2020-03-03 10:04
        很多人在疫情期間會想起2003年的阿里巴巴。憑借強大的組織和執行能力,阿里熬過了非典,并在之后成功推出了淘寶,從此開始了騰飛歲月。
         
        17年過去了,如今阿里不止負責你的購物車——從戰疫到復工,如何以數字技術幫助社會齒輪恢復轉動,這家公司也一直在一線奮斗。
         
        杭州健康碼是在疫情之后推出的最廣為大眾熟知的產品,作為精準復工的個人電子健康憑證,市民通過支付寶、釘釘掃碼上報健康狀態,可以得到顏色動態變化的三類碼:領取綠碼的人員憑碼通行,領取紅碼和黃碼的人員需按規定隔離并健康打卡,滿足條件后將轉為綠碼。
         
        上線近兩周,全國已有超過200個城市、近萬家企業使用健康碼作為電子通行憑證,覆蓋社區出入、商場超市出入、公交地鐵、購藥等多個生活場景。盡管產品推出之際不乏有質疑的聲音,但城市總算有序地開始復工復產,逐步回到日常節奏。
         
        為實現企業平穩有序地復工,阿里巴巴調動了包括釘釘、支付寶、阿里云、政務釘釘、企業智能事業部等多個部門人員組成了緊急專班技術支撐小組。
         
        其中,阿里巴巴企業智能事業部在疫情初期為了保障擁有超過10萬員工的阿里能夠順利運轉:他們緊急成立了抗疫IT保障小組,7小時即發布《阿里巴巴在家辦公手冊》,在遠程接入內網、電腦設備、遠程協同與會議、服務熱線等領域展開了一系列業務支持和保障措施。
         
        快速的反應和保障機制要追溯到阿里在整體架構上的重要變革。在集團“大中臺、小前臺”的策略下,企業智能事業部作為“組織中臺”,支撐著阿里內部企業管理與組織管理的數字化轉型,從信息化、平臺化再走到數字化,打通阿里生態內的人事、財務、空間等核心主數據,保障阿里生態內部能夠順利組織、協作和運營。
         
        先進的工具是阿里能在短時間內上線一系列新系統的重要條件——疫情期間,抗疫小組基于宜搭平臺從0到1研發上線了20多個系統,如新冠病毒信息更新、健康打卡系統、疫情信息采集系統、湖北物資互助平臺、員工節后辦公統計、阿里巴巴防疫直采全球尋源平臺等,專門用于抗疫期間的后勤保障支持,有些還作為模板,免費對社會開放。
         
        在這個忙碌的特殊時期,企業智能事業部負責人葉軍向36氪介紹了他的團隊如何在阿里的組織大變革中成長起來,又是如何在疫情期間實現高效協作的。往更遠處看,史無前例的2億人遠程辦公實驗也帶動了To B領域更多產品升級和投資機會;而健康碼連通醫療、IoT等諸多領域,在疫情結束后,如何發揮更大的價值?
         
        以下為葉軍與36氪的對話,內容經編輯:
         
        從組織中臺到全社會的復工平臺
         
        36氪:2003年,阿里熬過非典,跟當時的組織治理能力密切相關。在這次疫情中,作為支撐組織管理的企業智能事業部是怎樣保障阿里員工遠程辦公的?
         
        葉軍:其實這也和03年有關,當時中國的大環境給電商業務的起飛帶來了契機,因為在家購物成為剛需,電商公司用小杠桿撬動大流量,拉動了一次全民在家購物體驗。03年的非典,整個阿里巴巴也是打了一場仗,幾百號人都在家里辦公。但是在打仗過程中,我們早期員工的創新力、團隊協同精神就鍛煉出來了。今年也是一個特別的時期,全民體驗了一次網上辦公、網上辦事。疫情之下,考驗的是政府線上服務能力和企業網上辦公能力。
         
        這個大背景下我們團隊的工作核心首先是要保證整個組織的效率和活力,所以我們的使命是:Make work easy and happy。
         
        我從大年二十九一直加班到現在,基本上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我們的工作其實涉及到很多東西,一方面,要對阿里全體員工進行全面的健康防疫系統建設,要排查每一位員工的健康狀況、去過哪些地方。整套系統在形式上的呈現可能只是一個表單,但是背后是非常復雜的邏輯設計,怎么樣才能把那些有潛在風險的同學找出來,然后進行分級分類管理,以及有序地復工,里面還有很多工作流程,涉及到從HR到每個部門的跟進、反饋、形成報表,再匯總給我們的CEO、指揮部和應急小組,然后再進行管理決策制定。
         
        我們團隊分成很多個小組,原來都是金字塔式的部門建制,但在這場戰斗里,整個組織是扁平化的。有專門負責做員工觸達的小組、專門負責做防疫管理系統、專門做數據分析、專門做報表、還有專門做入園管理,以及IT保障的小組等等。
         
        另一方面,還有一個小組,從大年初三開始,就為浙江省政府提供系統技術支持。從疫情開始到現在,在整個浙江省杭州市的復工復產戰役中,包括釘釘、支付寶、阿里云、政務釘釘、企業智能等內部的各部門前后投入參與近百人。我們與政府相關部門一起形成專班,共同完成復工平臺的搭建。
         
        36氪:你們本身在這么分散辦公的情況下,怎么保證整個組織的高效運轉?
         
        葉軍:整體思想就是用數字化的方式讓大家的工作變得更高效,無論是視頻會議、直播、VPN網絡、內網、OA協同,還有剛才講的健康管理系統,都是為了更加高效。
         
        首先,我們的協同方式基本上是我們內部自研的視頻會議和直播系統,包括釘釘的視頻會議、電話會議、聊天。我們也擁有比較好的遠程辦公系統,能夠讓員工根本感覺不到是在遠程辦公。這次疫情里,阿里同時在線的設備數達到10萬級,這在全球也是比較少見的。
         
        第二,企業智能事業部的工作,就是讓整個組織變得更加數字化,這是從2016年阿里內部開始明確的。尤其是從17年開始,我們做的所有工作,產品設計中心思想都是圍繞數字化開展的。
         
        做任何的產品設計的時候,我們都在想怎么樣才能把信息結構化、顆?;?、模塊化,怎么組裝?圍繞組織治理數字化這套理念,我們配合公司治理的團隊,包括HR、管理層,形成了現在組織治理的流程。最關鍵的是,我們做的所有工作都是讓組織變成數字化,又讓數字化的能力來賦能我們組織的治理和管理,核心就是“一切業務數字化,一切數字業務化”。
         
        我們整個系統也比較成熟,無論是技術的發布系統,還是阿里云的基礎設施。應該說,這次疫情開啟了云辦公的新時代。原來大家還有點擔心,這次實驗后,我相信很多的公司都會去嘗試遠程辦公。
         
        36氪:企業復工平臺目前使用范圍有多大?
         
        葉軍:首先,阿里巴巴全員都在使用企業復工平臺。此外,復工平臺在浙江省已基本落地,僅杭州就有上萬家企業在用復工平臺,全省就更多了,全國其他省市也有需求上線這套系統,我們也把人都派到全國各地去支持。
         
        復工平臺是個比較完整的方案。以前,市民都是線下到政府去辦事,現在做政企聯動,員工的日常健康狀況、哪個地方人多、出現發燒情況,政府隨時都可以了解,政府與企業管理更加數字化。
         
        36氪:聽下來,復工系統不僅是針對疫情這段“非常時期”的。
         
        葉軍:對,事情的出發點肯定是為了疫情,疫情過去后復工系統也可以長期發揮它的價值。所以,我們從產品和解決方案設計上都考慮了整套產品規劃的體系化,發展成一套政企協同在線服務平臺。
         
        36氪:網上也出現了一些對復工平臺抵觸情緒,在一些社區和園區,碼存在一些誤判的情況?,F階段這個平臺有效度有多高?
         
        葉軍:首先,復工平臺是個新事物。任何一個新事物的出現肯定會伴隨著各種不同的觀點,這些觀點本身也是幫助新事物成長變好的必然條件。
         
        政府層面的治理還是很先進的,尤其是浙江政府。他們看問題會更有全局觀,抓重點,所以政府會提出一些新的概念,我們負責來落實,配合產品和運營。杭州市復工平臺在24小時內實現上線運行,產品層面肯定會有一些瑕疵。但原則上來講,我覺得它解決了非常大的問題:它可以讓健康的人與企業先流動起來,這樣城市的經濟就會逐步得到恢復。
         
        復工平臺的目的不是為了管人,而是為了讓一部分健康的人先流動起來,這是它的核心思想。整體來說,我覺得社會正在有序地恢復生產和生活,從這個角度講,復工平臺對社會的價值很大。
         
        數字化能力滲透到組織治理中
         
        36氪:疫情中,企業智能事業部高效地完成了很多任務,這一部門是如何成長起來的?跟阿里內部的組織數字化轉型的聯系是怎么樣的?
         
        葉軍:企業智能事業部是組織中臺,給整個集團的組織管理、組織治理做支持與支撐。
         
        部門的發展應該分三個階段。第一段跟傳統企業一樣,有個信息化的過程,我們把它定義成IT為主的信息化的階段。從集團層面來看,應該在2012年之前,我們當時主要是做一些線下輔助線上的信息化系統,以及做很多小工具,讓大家能夠方便一點。
         
        第二階段是從2012年到2016年,我們內部定義為平臺化階段,2012年開始,阿里巴巴集團把所有信息化相關的部門全部合并到一起,形成了平臺應用,類似于我們內部的賬號平臺、流程平臺、權限平臺、內部社交門戶等,這是第二階段。
         
        第三階段是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在阿里上市之后,我們把企業智能的階段定義為數字化的階段。當時阿里收購了很多公司,包括最早的UC、高德、優酷,這開啟了另外一個階段,整個公司逐漸成為一個生態化的經濟體,組織形態變得非常復雜,員工和業務的多樣化也很明顯。從管理模式上,阿里開始提出“組織治理”的概念。因為真正的經濟體內部不只是單一業務,只提高效率是不行的。
         
        這幾年,整個集團的戰略大方向是“大中臺、小前臺”的策略。所以2016年后,我們逐步從原來以提高效率為中心,走向了提升整個組織治理的活力和創新力,借助數字技術的能力,在產品設計以數據為中心的方法論,去建設整個組織的中臺。
         
        36氪:通過這次疫情,團隊發現了哪些產品的新需求?
         
        葉軍:我們發現有兩個非常重要的需求。
         
        第一是這幾十天里,我們上線了20多個系統,實現從0到1快速上線,這都是基于我們內部的PaaS平臺“宜搭”來完成的。這個平臺在過去20天在被大范圍的使用,不光在阿里內部,全社會都在用,很多疫情相關的系統都是用這個平臺搭出來的。這樣一個產品對政府、對企業來講,都是非常有價值的。
         
        第二個機會就是現在在用的阿里內部的音視頻體系。在5G馬上要到來的新時代,網絡速度不再成為瓶頸,如何能有一套好的產品,讓我們的辦公就像面對面一樣?視頻會議這種實時互動系統的挑戰不同于直播,直播是單向的,偶爾有些延遲影響不大。但如果是這樣的會議系統,是不允許有延遲的,甚至要求在大量的人參與下,還能保持像在現場一樣的效果。這種產品也有非常好的機遇,會迎來高速發展期。未來幾年,我相信中國很多企業老板,在接觸過遠程視頻會后,會接受這類產品。
         
        36氪:剛才說的宜搭應該是一個低代碼平臺,我們了解到目前的低代碼平臺還是有局限性,它搭建出來的系統可以直接用嗎?
         
        葉軍:市面上的低代碼平臺分幾種,一種是非常簡單的,應該叫no code,零代碼平臺,只能做類似簡單調查問卷類的系統。而宜搭是低代碼平臺,還是有一定的開發量和專業能力在里面,所以應用范圍會更廣。
         
        舉個例子,假設做一個填報表單,并且后臺能夠看到、審批的系統,原來從創建應用到發布最少要兩三天,現在一兩個小時能搞出來,所以效率還是提高了很多。
         
        低代碼平臺還有一個好處,以前我們做系統每修改一個頁面,哪怕稍稍改動一點,都要發布一次。每次發布這么多機器給你走一遍,至少需要兩三分鐘,程序員就是在那里等發布?,F在是在線直接在低代碼平臺上開發,迅速改完就直接生效了,根據用戶的反饋修改,特別是大量界面層的修改,能夠快速響應和反饋。
         
        經過這次的疫情,我們對產品整個體系架構也有了新的認識。更加完善了產品的數據處理、實時數據鏈路的能力。低代碼產品基本可以解決一些企業里面大部分復雜的管理場景問題,從前期的表單、搜索,到list展示頁面,以及后面的數據報表呈現,鏈路還是比較完整的。
         
        36氪:很多人覺得,在陸續復工后,遠程辦公賽道還是會有大幅度回落。在這個時期,您覺得遠程辦公服務商,需要做好什么樣的服務,才能留住用戶?
         
        葉軍:其實得看是什么崗位,如果是研發類崗位,我覺得可能性非常大。但如果是需要更多跟人打交道的,可能還沒辦法,只能在現場,溝通效率才會更高。
         
        在服務層面,首先,得把我們的音視頻會議系統、在線會議等服務,繼續提升穩定性和使用體驗。像研發等技術崗位在家辦公,主要是技術上的協同。服務層面使用體驗提升后,我覺得這類崗位可以做到在家辦公。
         
        36氪:本次疫情里團隊開發了這么多產品,但用途還是比較分散,之后它們會真正的產品化,落實到體系層面嗎?
         
        葉軍:我們在做這些產品的第一天就考慮了這個問題。像企業復工平臺整體產品設計上,我們就融合了企業員工健康打卡、異常數據上報、復工材料線上審批等系統,實現從個人健康賦碼、組織創建、復工申報、政府備案的完整管理流程。未來,在政府治理過程中企業復工平臺也會體現出一種中臺能力。很有機會在以后幾年,企業復工平臺還會在各企業、小區、醫院等場景使用。
         
         
         
        36氪:這次疫情中您的團隊也是處在高強度工作中,過程中最讓您難忘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葉軍:難忘的事情還蠻多的。有這么一句話,往往只有在打硬仗的時候,才能看到人的本性和能力。戰場情況隨時瞬息萬變,你是往前沖還是躲在一個角落里面,先等炮火過去以后再出來打一槍?
         
        在過程中我確實發現了很多很優秀的人,有些員工同時并發十幾個項目,一聲不吭把所有活都干了,主動說我覺得我可以幫上忙,你看能不能把那塊給我,我來做。有些員工在整個過程中就沒聲音了。個人差異就出來了,這是我在20天里面感受非常強烈的一點:有些人是等待被安排工作,但有些人一馬當先,主動擔當的。
        国产超碰人人做人人爽WWW
        <sub id="vlfxt"><font id="vlfxt"><menuitem id="vlfxt"></menuitem></font></sub>
        <form id="vlfxt"></form>
          <form id="vlfxt"><th id="vlfxt"><listing id="vlfxt"></listing></th></form>
              <form id="vlfxt"><nobr id="vlfxt"><nobr id="vlfxt"></nobr></nobr></form>

              <nobr id="vlfxt"></nobr>

              <thead id="vlfxt"><dfn id="vlfxt"></dfn></thead><sub id="vlfxt"><delect id="vlfxt"><cite id="vlfxt"></cite></delect></sub>

              <font id="vlfxt"><form id="vlfxt"><listing id="vlfxt"></listing></form></font>

              <menuitem id="vlfxt"><listing id="vlfxt"><font id="vlfxt"></font></listing></menuitem>